之前那个石凌云不就是也燃烧了三魂七魄为代价来短暂的提升自己的道行吗?

“难道他们还有什么隐晦的关系吗?”巫胜又呢喃了一句。

而此时他的一只手正搭在了大公鸡的身上,可这突如其来的邪气一下惊扰住了公鸡。

它瞬间就被影响到了,在尖叫一声之后,公鸡像是无头苍蝇似的开始乱跑。

可巫胜现在必须要做出回应,不然现在红眼的徐赐肯定也会将自己像英雄那样。

当作诱饵被他抛给三个阴差。

于是巫胜想也没想的就去追那个大公鸡了:“鸡哥!等等我!”

徐赐看到这一幕气的面目狰狞:“妈的,你小子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至于这时的连两个阴差已经一左一右的围着徐赐了。

“娘的!竟然还是个邪修?!我看你才是有魇幽厄的人吧?!”二阴差暴喝一声,带着滚滚阴气就朝着徐赐扑了过去。

“大哥!我们要替你报仇!!”三阴差在大喝一声之后,就也跟着冲了上去。

“妈的!”徐赐看着眼前的情况,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过于着急了。

但仔细又想一想如果在后面利用巫胜的话,也不是件可能的事了。

因为单从公鸡问路,徐赐就能够看出来,巫胜这个人是懂得阴阳界里的门路的。

想必巫胜早就在自己催动邪气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是个会邪术的人。

“没想到我做的一切反而成了你的嫁衣了。”徐赐气的胸脯起伏,他连忙挪动着步伐。

但这时的两个阴差已经左右夹击的向他冲了过去,由于没有哭丧棒加持的原因,他们只能以阴气为引。

正不断的把阴气叠加在一起。

“阴山老祖令我魂,我视老祖如青天,老祖敕我锁魂术!我锁万物为祖用!”

徐赐将左手结了个剑指,并用右手死死的托住:“吾奉阴山老祖敕!急急如律令!”

顿时他就面露一副痛苦之色,但换来的代价却是身上不停释放的邪气。

“齐参深,还有那个臭小子,你们给我等着,这个仇我一定回去之后再报!”徐赐这时的体态又再次淡了一个层次。

与此同时的两个阴差已经挥动着磅礴的阴气砸向了徐赐。

而这时的徐赐虽然身体传来巨大的痛苦,但却得到了从进入到地府之后前所未有过的舒适。

他猛然将自己的双拳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或者来:t#u#9#3#.b#i#z

章节目录

纸人抬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兔九三只为原作者知闻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闻蔡并收藏纸人抬棺最新章节第二百四十七章 “大懈之样”于返璞归真